首頁 > 社會 > 正文

女子放火錯燒死一人后潛逃17年 投案時身家超百萬

發布時間:2018-09-05 18:11

  原標題:周口女子放火錯燒死一人后潛逃17年,投案時已身家超百萬

當年縱火案案發現場當年縱火案案發現場

  寒風呼嘯的新疆烏魯木齊機場,面對老家周口市沈丘縣公安局的民警,50歲的劉芳(化名)主動伸出雙手:“戴上手銬吧。”此時,距離劉芳深夜放火行兇燒死一人,已經過去了整整17個年頭。

  17年來,她踏上的是逃亡路,而沈丘縣公安局的民警,也一直輾轉在追捕路上。劉芳,這個個頭不高的女性潛逃者,在當年縱火殺人后,居然繼續作案,在鄰近的安徽省界首市分別參與敲詐勒索、入室搶劫兩起案件,從而也被界首警方上網追逃,成為一名“雙料逃犯”。

  17年來,她掐斷與老家所有親友的聯系,其父親去世、女兒出嫁均未回家,像人間蒸發一樣毫無蹤跡。今年公安部門“雷霆行動”開始后,沈丘縣公安局再次將劉芳作為重點工作對象。通過持續開展工作,逃亡17年、如今身價超百萬的劉芳最終選擇了聽從警方建議,主動投案。大河報·大河客戶端記者11月29日從沈丘縣公安局獲悉,劉芳已被批準逮捕。

  只因朋友一句話她深夜放火燒死人

  這起案件從開始就帶有一定的“傳奇”色彩,因為劉芳沒有認清“仇人”的家門,錯燒了一名無辜的老漢。

  那是2002年6月6日晚上,沈丘縣紙店鎮紙東村,酷暑難耐的夏日異常悶熱,干了一天農活的村民們早早躺下休息。時年33歲的劉芳卻和幾個人鬼鬼祟祟,拎著汽油來到一戶村民的門前。澆上汽油,摁下打火機,火光瞬間沖天,劉芳等人乘坐一輛面包車揚長而去,消失在夜色中。

  隨后傳來的消息是,60多歲的孔老漢送醫無效后身亡。“當時我們接手案件后,第一時間進行摸排偵查。”11月29日,時任沈丘縣公安局刑警大隊大隊長的王國軍對大河報·大河客戶端記者回憶,經查,受害人孔某是一名獨居的收廢品老人,其社會關系并不復雜,也沒人反映他與何人有仇,所以案件一時陷入僵局,而作案者劉芳也并未進入警方視線。

  直到17年后劉芳被警方勸說后自首,她才說出當年燒死孔老漢的真相。原來,一向比較“仗義”的劉芳受朋友委托,要“教訓”當地一名炸油條的廚師。結果深夜時分摸錯了門,把無辜的孔老漢活活燒死。

  而劉芳進入警方視線的緣由,也帶有“傳奇”色彩。2004年,其侄子因為在深圳故意殺人,感覺要被判死刑,所以檢舉揭發了自己的親姑姑,由此,劉芳進入警方視線。

  更不可思議的是,民警通過后來的交叉信息發現,當年在沈丘縣放火燒人后的劉芳,其實并未走遠。2002年七八月份,她居然還在繼續作案,在安徽省界首市參與一起敲詐勒索案和一起入室搶劫案(幫助銷贓)。再次作案后,界首警方抓獲的嫌疑人供出了劉芳。所以,劉芳也一直被界首警方網上追逃。

犯罪嫌疑人劉芳(化名)犯罪嫌疑人劉芳(化名)

  雷霆行動警方勸說下她最終自首

  沈丘縣公安局二樓的一間辦公室內,一摞A4紙上密密麻麻記錄著各種關于劉芳的信息,這摞紙的主人,是沈丘縣公安局黨委委員、治安大隊長劉焱。

  11月29日,大河報·大河客戶端記者前去采訪時,劉焱扒開每一張紙,向記者講述如何發現劉芳并最終將其勸投的經歷。“實際上,這些年我們一直沒有放棄對劉芳的追逃,但是她這個人比較特殊,別看是個女人,但從不給家人聯系,看起來沒有一點親情的羈絆。”劉焱說。

  今年“雷霆行動”開始以后,沈丘縣公安局黨委書記、局長李恒新專門把劉焱以及時任刑警大隊長的王國軍叫到一起,再次分析研判劉芳可能出現的地點,部署對她的追逃和勸投工作。“這次就是下定決心要找到她了,我們都立了軍令狀,找不到劉芳決不收兵。”劉焱說。

  再次加大工作力度,很快見到效果。有一次,劉焱和同事們去劉芳一個叔叔家走訪時,聽到曾有人在新疆阿克蘇見過劉芳的消息。但她是否更換姓名、在阿克蘇具體做什么,都不清楚。盡管如此,這也是17年來警方再次有了關于劉芳的消息,終歸是個好的開頭。

  上一次知道劉芳的消息,是在2004年春季。當時,王國軍等人排查到劉芳在上海市開辦一家小美容店,便立即動身前往上海抓捕。在上海803刑警總隊的幫助下,他們鎖定了劉芳的具體位置。可當民警們前去店里抓捕時,員工們說老板剛出去5分鐘。后來,也許是準備返回店里的劉芳發現了異常,也許是其他原因,反正是她再也沒有返回店里。“手機關機,美容店也不要了,直接跑了,這一跑我們就再也沒她消息了。”王國軍說。

  而今年再次有了劉芳的藏身地后,警方立即重視起來。劉焱三番五次登門看望劉芳在老家的那位叔叔,每次去除了關心生活,就是打聽劉芳的消息。與此同時,警方也多方排查劉芳的聯系方式。最終,一個新疆阿克蘇的手機號浮出水面,經查,該號的使用者正是潛逃多年的劉芳。

  “這增加了我們的信心,我們決定采取迂回路線接近劉芳,爭取勸投。”劉焱說,經過反復溝通講政策,劉芳的叔叔答應與侄女對話,爭取讓她投案。

  事實上,對于潛逃多年的劉芳而言,她文化水平不高、法律意識淡薄,一直以為自己犯下那么多事,抓住肯定槍斃。而這種念頭,也恰恰支撐著她的逃亡生涯。當她第一次得知如果投案不一定會死的消息后,仿佛抓住了救命稻草,所以她選擇了投案。

沈丘縣公安局辦案民警在研究案情沈丘縣公安局辦案民警在研究案情

  “傳奇”逃亡路投案時她已身家超百萬

  那么,這些年劉芳去了哪里,她怎么到的新疆藏身,又是靠什么生活的?這一切,都在劉芳到案后有了答案。

  原來,2004年劉芳在上海發現異常后,當即扔掉手機、拋棄門店,直接去車站搭乘一輛最快發車的客車,她甚至慌張得都沒有選擇目的地,直到客車再次進站后,她才知道自己到了天津。在天津車站,她遇到一群準備遠赴新疆摘棉花的農民工,便跟著隊伍去了新疆。由此,在新疆扎根生活。

  摘了幾個月棉花后,她在新疆阿克蘇一家窯廠找了份拉磚坯的體力活。一個女人能進窯廠拉磚坯,這讓老板對她刮目相看。干了一段時間后,“提拔”她當了小工頭,每天領著工人干活,她自己不再從事體力勞動了。

  再后來,她有了一定積蓄后,在窯廠老板幫助下,承包了100多畝地種紅棗,并向農技專家虛心請教種植技術。就這樣,10多年來劉芳靠著包地種棗過日子,她從不與沈丘老家的親人聯系,也沒有重新組合家庭,就一個人在新疆過著。投案時,她已經是南疆紅棗協會技術總站的站長,成為當地紅棗界赫赫有名的技術大咖,名下擁有3套房產和兩部車,身家遠遠超過百萬。

  實際上,選擇投案她也想到了后果,盡管民警一再傳話表示投案可以從輕判刑,但她依然想到了最嚴厲的后果,就是被判槍決。所以,她在新疆捐出了所有的衣裳,并拍了遺像,民警見到她時,她僅有身上一套衣服了。

  11月9日,沈丘縣公安局一行數人,在黨委委員、治安大隊長劉焱的帶領下,遠赴新疆帶回了劉芳。而在當地等待搭乘飛機的間隙,為了防止劉芳思想搖擺出現意外,和她住同屋的女民警王志萍打地鋪、靠著房間的木門一夜未眠,連手機都不敢玩,就坐在那里和劉芳閑聊,劉芳聊累了躺床上睡覺,王志萍就在那里坐著、看著。

  目前,劉芳被羈押在周口市看守所,其已被批準逮捕。

  來源:大河報

責任編輯:柳龍龍

焦 點

國內

公 告

所有文字、視頻、圖像資料均為 華夏新聞網 © 版權所有

747棋牌送38元版下载